【延安记忆】徐特立的两个风雪夜

延安学习平台 2021-03-12 15:29:53

徐特立在延安。

1940年11月的一天,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延安边区政府大礼堂里召开征收公粮的会议。被同志们尊称为“延安五老”之一的徐特立也来参加了。他悄悄地和大家坐在一起,仔细地听着每个人的发言,认真地做着记录,有时还向别人询问几句,详细地了解各种情况。

会议一直开到深夜。突然外面天气变了,大风呼啸着卷起一阵阵黄沙,漫天飞扬。不一会儿,又下起雪来。工作人员赶紧给远道来的同志准备住处。大家因没有注意徐老,一时疏忽,没有给他安排休息的地方。

第二天清晨,会议秘书长想起徐老昨天晚上回去无人作伴,可能还没有走,便派人给他打水,可是谁也不知道徐老昨天夜里住在哪儿。可急坏了工作人员,他们连忙到处去打听。

正在大家四处寻找的时候,有个同志找到礼堂门口,一眼看到徐老披着件灰色棉布大衣,笑嘻嘻地从礼堂里走出来。

那位同志急忙跑上去问:“徐老,我们正到处找您呢,您昨晚在哪儿休息的?”徐老笑哈哈地说:“昨晚我就在大礼堂里休息的。”那个同志一下愣住了,这空荡荡的大礼堂,穿堂风正呼呼地刮着,门内还有一堆飘进去的雪。这儿怎么能过夜呢!徐老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指指自己的大衣对他说:“你放心好了,我有这副好铺盖,是冻不着的。”

又一个隆冬的夜晚,北风呼啸,大雪飞舞。徐老从边区教育厅开完会,要赶回住地。有个同志准备送他回去,徐老怕麻烦他,便独自悄悄走了。那个同志发现以后,立刻骑上马,提着风灯追了上去,终于在半路上找到了徐老。

徐老的身上,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雪花,看见那个同志追来,抱歉地说:“为了不麻烦你们,我自己先走了,只想你们看见我不在,也就算了。唉,结果反增加了你们的麻烦,这都怨我……你没有跌跤吧?”说着,紧紧握着那个同志的手仔细打量着。那个同志看着徐老亲切的目光,心里一热,赶紧告诉徐老:“我没有跌跤。”说着,就请徐老上马。

徐老牵过马来,顺手摸了一下马头,发现马已出了一身大汗,毛都湿了。他摇摇头说:“马出汗了,再骑它就容易得病。”那位同志坚持说:“徐老,雪大了,您还是骑着马走吧!”徐老说:“雪厚,马也看不见路,马跌坏了也是很可惜的。公家的财物要加倍爱护啊!”

徐老放松了马缰绳,让马在一旁慢慢地走着。走到河滩上,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使他打了几个趔趄。这时候,夜深人静,四周漆黑一片,远处传来了几声狼嚎。马也抬起头来,用洪亮的声音向空中示威似地嘶叫了几声。徐老幽默地说:“连马都不怕,更何况人呢,我们慢慢走吧!”

他们边走边谈,徐老望着漫天飞扬的大雪,讲起长征中过雪山的故事。

到了住地,徐老取出自己的手电筒,送给那个同志,要他骑上马回去,再三叮嘱他:“路上要多加小心。”

(作者系延安市延安精神研究中心主任)

打开“陕西头条”阅读剩余内容

热门评论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热评

今日要闻2021/04/22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内容
取消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