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风华耀初心 | 红色之路 照金精神

西安发布 2021-04-08 11:51:36

西安报业传媒集团“百年风华耀初心”大型融媒主题报道日前启动!本次大型融媒主题报道将聚焦建党百年来的西安元素、西安故事、西安成就,用“红色之路” “使命必达” “信仰的力量” “奋斗永续”四大篇章,鲜活、扎实地讲述共产党人的初心与信仰。

照金地区位于陕西耀县(今耀州区)西北部,与淳化、旬邑、宜君、同官(今铜川)等县接壤。它北倚子午岭中段,南俯渭北高原,东临咸榆大道,西通陕甘边腹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照金是国民党统治力量薄弱区,进可夺取渭北,威胁国民党在西北的统治中心——西安,退可据险固守,灵活机动性非常大,是建立根据地的理想之地。老一辈的革命家们在这里展开了可歌可泣的英勇斗争。

陕甘边根据地 军民团结亲如一家

20世纪30年代初,陕西尤其是陕甘边地区发生连年灾荒,出现了赤地千里、灾民流离的惨象。但是,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有增无减,在苛捐杂税、高额租债和兵患匪祸的交相压榨侵害下,照金广大人民群众挣扎在死亡线上,具有强烈的革命要求。照金镇田峪村村委会副主任陈耀武的爷爷是老红军,他听爷爷讲,那时候人没啥吃的,只能吃野菜和磨成粉的树皮。“过去人为什么住在高处呢,就是为了观察国民党兵来没来,国民党兵来了就是大扫荡,看上啥连拉带拽的就抢走了,和土匪有啥区别呢,国民党兵一来,村民能跑的就跑进大山了,等他们走了才敢回来,把这叫‘跑贼’。”

1931年9月,刘志丹创建了南梁游击队,10月份与陕北游击队会合,经过两次改编后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1932年2月20日,红军陕甘游击队首次到达照金,当时适逢元宵节,红军游击队趁机将正在闹元宵的照金民团包围缴械,并向群众宣传“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号召群众起来“打土豪,分田地”,从此,点燃了照金革命的烽火。红军到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在照金群众中流传开来,给贫苦民众带来了希望。1932年12月24日,红军陕甘游击队在宜君转角镇(今属旬邑)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第二团,这也是西北地区第一支正式编制的主力红军部队。在中共陕西省委的领导下,经过不断的实践和探索,历经艰难曲折,1933年春,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创建了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

在根据地建设工作中,陕甘边领导人自觉学习和运用毛泽东工农武装割据思想,指导根据地的政权建设、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建立了农会、妇女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并在群众组织的支持下,民主选举乡村革委会。在北梁、陈家坡等十几个村建立了健全的党组织和群众组织,培养了一批革命骨干。在照金苏区芋园、金盆、秀房沟等乡村开展分粮分地运动,将没收的土地和粮食分给贫苦百姓。通过分粮分地运动,激发了群众的革命热情,他们响应“扩红”,踊跃参军,军民团结亲如一家,根据地呈现一派蓬勃发展的喜人景象。陈耀武告诉记者:“我听爷爷他们聊天的时候说,那时候国民党祸害老百姓,红军给老百姓分田分粮,大家都争着参加红军。”广大群众还积极开展支前活动,男人们不分昼夜为部队运粮送草、修建工事、打造堞墙,妇女们任劳任怨,为部队赶做军鞋、磨面制粉、做饭洗衣,建立了深厚的军民鱼水情。

陈家坡会议是陕甘边区党和红军的指路明灯

杜天祥讲解陈家坡会议

走进陈家坡会议旧址,广场正中间的红色马灯雕塑格外醒目。在陈家坡已经义务当了10年讲解员的杜天祥告诉记者,陈家坡会议就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指引着陕甘边区的党和红军走出黑暗,走向胜利。老杜也把陈家坡会议这段历史编成了快板,“陈家坡,不一般,明灯广场在眼前,明灯亮、明灯红,明灯照耀向前行;陈家坡会议是明灯,指明了革命新征程;三支队伍抱成团,统一指挥走向前;红军有了指挥部,就像红灯穿迷雾,建党建军又建政,军民团结闹革命……”

1933年6月21日,杜衡无视客观实际,不顾陕西省委,陕甘边特委的反对,强令红二团南下,致使红二团陷入国民党军队重围,兵败秦岭。照金根据地失去支柱,陷入危机。7月,中共陕西各地党团组织遭到空前严重的破坏,与中央也失去了联系,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国民党也加紧了对照金苏区的“围剿”,陕甘边革命到了最困难的时期。此时,耀县起义后作战失利的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耀县游击队和来自渭北根据地的红四团相继进入照金苏区。

3支革命武装的到来,壮大了苏区力量,但相互之间没有隶属关系。大敌当前,如何建立统一领导、如何粉碎国民党的“围剿”、陕甘边根据地还要不要坚持等一系列问题,都迫使陕甘边党和红军领导人必须做出正确决策。1933年8月14日下午至15日上午,中共陕甘边特委在照金苏区的陈家坡主持召开了党政军联席会议,会议由陕甘边特委书记秦武山和特委军委书记习仲勋共同主持。参加会议的有王泰吉、高岗、李妙斋、张秀山、黄子祥、杨森、张邦英、陈学鼎、王伯栋,以及红四团、游击队连以上干部和抗日义勇军中的党员干部等,史称“陈家坡会议”。

会议围绕3支部队今后行动的方式问题(集中统一行动还是分散行动)、成立红军临时总指挥部与否及其领导人选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大多数领导人主张集中统一起来,但仍有少数同志提出分散行动。会议经过一天一夜激烈的争论和两次表决,最终决定成立陕甘边区红军临时总指挥部,统一指挥3支红军部队,王泰吉任总指挥,高岗任政治委员;并仍以创造和扩大陕甘边苏区为中心口号,制定了不打大仗打小仗,积小胜为大胜,集中主力,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深入开展群众工作的战略方针。

铜川市耀州区党校常务副校长宋剑波说,陈家坡会议是在陕甘边革命斗争连续遭受严重挫折,根据地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召开的一次具有重大战略转折意义的关键性会议,是陕甘边革命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在陕甘边党和红军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在西北革命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次会议也是陕甘边党和红军在失去上级组织联系的情况下,自觉运用毛泽东的工农武装割据理论并结合陕甘边的实际,具体分析陕甘边的形势和任务,总结经验教训,独立自主制定正确战略方针的起点,标志着陕甘边党和红军开始走向成熟。

薛家寨保卫战

照金人民不屈不挠的斗争

工作人员介绍照金纪念馆

走进照金纪念馆,能看到很多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时期的历史遗存,有历史文献、劳动工具,有自制武器榆木大炮、麻辫手榴弹,有革命先辈们使用过的长枪和大刀,这些锈迹斑斑的武器,向人们讲述着那些英勇悲壮而惨烈的战斗。

1933年春夏之季,陕甘边区党政军领导机构相继迁入红军大本营薛家寨,薛家寨成为根据地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和红军游击队的后方基地。红军利用薛家寨极其险要的5个岩洞分别设立了红军医院、修械所、被服厂、仓库等后勤单位,建了寨楼、堞墙、战壕、哨卡、碉堡、吊桥等防御设施,开展革命斗争。陈家坡会议后,新组建的主力红军连战连捷,歼灭雷天一、夏老幺民团各一部,袭击了柳林镇民团,打击了民团的嚣张气焰。照金周围的敌人被红军声威所震慑,纷纷龟缩据点以求自保,不敢贸然向苏区进犯。同时,红军采用长途奔袭战术,一月之内连克旬邑、合水县两座县城,缴获大批物资,军威大振。国民党最高当局对此大为震惊,蒋介石数次严令西安绥靖公署调派重兵“围剿”照金苏区,并限期攻克薛家寨。

1933年9月下旬,国民党军刘文伯部纠集耀县夏老幺、雷天一民团和淳化、旬邑、宜君、同官县民团,共千余人,乘红军主力离开照金之际,勾结叛徒陈克敏向薛家寨发动进攻。这时,游击队主力正在老爷岭、秀房沟一带作战,薛家寨仅有边区革委会政治保卫队留守,情势危急。修械所、被服厂、红军医院等后勤单位的干部、工人纷纷挺身而出,拿起武器投入战斗。来敌向寨上轮番进攻,红军凭险据守,巧布地雷阵,并以“麻辫手榴弹”等自制武器抗击。这时,天降大雨,李妙斋、张秀山率游击队主力从秀房沟赶回,向敌军发动猛烈反击,敌军狼狈溃退。红军取得薛家寨第一次保卫战的胜利。不幸的是,游击队总指挥李妙斋和警卫员武功却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照金百姓得知这一噩耗,冒雨找回了两位烈士的遗体,将烈士安葬在了薛家寨上。

1933年10月中旬,国民党陕西当局再次调集4个正规团及周围各县民团以数千之众,携带迫击炮、重机枪等武器,向照金苏区发动更大规模的“围剿”。同时,沿黄陵、宜君、旬邑、淳化边境构筑了一条堵截线,以十七路军特务团为主力,占领龙家寨,与薛家寨形成对峙局面。敌人用迫击炮轮番轰炸我方阵地,游击队员和红军后勤人员在各处险要关隘全力扼守,敌人的进攻屡遭失败。激战进行了5天5夜,薛家寨岿然不动。第5天夜,敌特务团100多人由叛徒陈克敏带路,从石缝间攀树上寨,上山后散开埋伏。清早,埋伏在薛家寨的敌特务团突然向我阵地冲来,冲在前面的敌人,距我方阵地仅有几十米距离。驻龙家寨敌军,见我方防御工事被突破,即令炮兵向我阵地发射炮弹百余发。在敌人炮火猛烈轰击下,我军堞墙被炸倒,寨门洞开,寨门守军一个班伤亡殆尽,敌人从寨门蜂拥而入。为了保存革命实力,特委决定习仲勋、吴代峰、张秀山率领部队分头突围。突围后,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留下一部分游击队在照金地区继续战斗,率领其余部队北上甘肃,与主力红军会合,在南梁地区继续进行创建陕甘边根据地的伟大斗争。张秀山后来总结薛家寨保卫战说到:薛家寨虽然暂时失守了,但红军的有生力量保存下来了。红军经过昼夜兼程,连续作战,仍然取得许多重大的胜利,使根据地人民看到了希望。

国民党军队占领薛家寨以后,纵兵劫掠,大肆蹂躏;反动民团和逃亡地主也纷纷反攻倒算,残酷屠杀革命群众,苏区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但是,在党的领导下,照金地区的人民群众依旧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斗争,积极配合红军、游击队向盘踞照金的敌人进攻。到1934年秋,照金苏区逐渐恢复。此后,照金地区作为陕甘革命根据地、陕甘宁边区的重要组成部分,革命斗争一直坚持到新中国建立,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照金革命精神是延安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陕西省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西安邮电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照金干部学院特聘教授袁武振在接受采访时说到,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苏区是我们党在西北乃至北方地区创建的第一块山区革命根据地,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地和重要组成部分,在此基础上发展形成的陕甘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硕果仅存的革命根据地,是党中央和各路主力红军长征的落脚点,也是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参加全民族抗战的出发点,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在此形成的革命精神,是延安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重要资源。我们要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用好照金丰富的红色资源,用活照金革命纪念馆及薛家寨、陈家坡等革命旧址遗存,以党史宣讲、教材编写、专题研究、研讨座谈、展览展示、现场教学等多种形式,讲好我们身边的红色故事,宣传好我们党的百年历史。从而把我们党的历史学习好、总结好,把党的成功经验传承好、发扬好,把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的要求落地见效,激励广大党员干部凝聚起追赶超越、干事创业的精气神。

照金纪念馆担当时代使命

照金纪念馆

照金纪念馆是了解照金革命史的透镜,在发挥爱国主义教育、党性教育、革命历史教育作用上成效显著、亮点纷呈。2013年9月新馆开放至今,累计接待观众游客577万人次、团队3.08万批次,已成为广大党员、干部、学生和群众接受红色文化洗礼的“课堂”。照金纪念馆也是传播红色文化、宣传推介铜川的窗口,创新开展了一系列“品牌”工作,打造了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的“照金样板”,为铜川市高质量全面转型发展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举办“照金精神”全国巡展。从2015年开始实施“照金精神走出去”战略,先后在北京、上海、深圳、沈阳、遵义等城市开展“照金精神”全国巡展活动。通过举办主题报告、红色文化宣教节目、主题展览等形式弘扬照金精神,传播红色文化。截至2020年底,“照金精神”巡展已经走进44座城市,举办55场展览,约400万干部群众接受了革命传统教育,影响辐射面持续扩大,铜川知名度也在不断提升。

游人在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参观

举办“两点一存”研讨会。从2015年开始,每年承办不同纪念主题的“两点一存”专题研讨会,邀请中央党校、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等部门领导,全国党史专家学者、红色场馆负责人、革命先辈亲属代表参加会议,通过专题讲座、座谈讨论、论文交流等方式,全面挖掘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在不同历史时期的贡献及地位,研讨照金精神的时代价值,形成了一批宝贵的理论成果。

创办《陕甘边与照金》内刊。2016年创办《陕甘边与照金》季刊,主要刊登以土地革命时期陕甘边革命史为核心的研究成果,同时涵盖今日陕甘边区域民生发展和照金红色小镇发展,为革命历史研究提供了交流平台。

开展口述历史采访。持续开展“追忆革命历史走访革命先辈亲属”活动。走访了刘志丹、周冬至、王泰吉、同凤云等近20位革命先辈的亲属和历史事件亲历者家属,形成了10000余字的走访手记,留下了宝贵的史实资料。2020年,照金纪念馆以口述历史采访活动所积累的资料为基础,打造33期“照金纪念馆微党课”,多渠道进行线上发布,开辟了宣教工作新领域。

除此之外,照金纪念馆还组织开展“照金精神”进校园、进课堂活动,通过快板、红色故事、情景剧等学生们听得进、看得懂的文艺作品阐述照金精神,讲述铜川故事。赴河南、海南、江苏等地的12所红军小学开展“照金精神”宣讲活动,通过系统生动的教育传授,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从2018年开始,照金纪念馆连续举办三届红色故事大赛。讲解员们以照金历史为教科书,将现有的红色资源融入时代元素,通过讲述红色故事使英雄事迹传得开、革命精神留得下。

打开“陕西头条”阅读剩余内容

热门评论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热评

今日要闻2021/04/22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内容
取消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