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医生开办个人诊所要算好“经营”账 全科医生或是发展方向

华商网-华商报 2019-08-13 08:15:35

新闻背景>>

日前,国家卫健委等五部门制定了《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意见》提出鼓励符合条件的医师,全职或兼职开办专科或全科诊所等创新性改革措施。2019到2020年北京、上海、沈阳、南京、杭州、武汉、广州、深圳、成都、西安等10个城市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工作,根据试点经验完善诊所建设与管理政策,并在全国推广。此外,《意见》还鼓励在医疗机构执业满5年,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资格的医师,全职或兼职开办专科诊所。鼓励符合条件的全科医师,或加注全科医师执业范围的专科医师,全职或兼职开办全科诊所。此外,《关于优化社会办医医疗机构跨部门审批工作的通知》提出,300平方米以下医疗机构设施不需要办理消防设计、竣工验收备案手续;对环境影响很小、不需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医疗机构项目实行环境影响登记表备案管理。很显然,对于诊所而言,国家的推动步伐越走越快。

记者调查>>

如果《意见》落实,有很多医生“走出”医院开诊所,老百姓可以就近找青睐的专家看病。那么,医生开诊所有哪些难点?医生愿意开办私人诊所吗?西安市目前的诊所市场情况是什么样的?

西安市目前拥有一定数量诊所。2018年西安市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简报指出,西安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诊所、卫生所和医务室共有2242个。记者走访发现,这些诊所大部分在居民区里,有的是世代相传,有的是医学院毕业后直接上岗,有公立医院5年以上执业经验的就更少。而到诊所就诊的患者是以外来务工人员为主的流动性较强、医保覆盖不彻底人群。

诊所案例>>

袁林天、罗亚宁夫妇:借债投资近千万 相信迟早会把钱还完

袁林天,曾经是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的儿牙医生。袁林天的爱人罗亚宁,原来是唐都医院生殖医学科的医生。夫妇转业后自主择业开办了“袁林天儿童口腔医院”,一个负责技术,一个负责经营。

“我们起初计划门诊的面积500平方米,配备6把牙椅。可是在筹备的过程中发现,计划越来越不能满足客户对口腔医疗的高需求,于是,门诊面积从500平方米增加到1100平方米,又到后来口腔医院的2000平方米。为了给客户提供最好的技术和服务,不断添置最新设备,仪器设备也增添了最新的高科技产品。就这样,把全部积蓄用掉了,又借了好几笔,投入近一千万元,起初也没想那么多,现在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把钱还完。不过做的是健康产业,迟早会把钱还完的。”罗亚宁告诉记者,医生开诊所,没点经济头脑可真不行。

说的这里,袁林天非常不认同,“不管在那里给人看病,医生的职业操守必须牢记,挣钱的事情,不着急。”在爱人的眼里,袁林天此刻说这样的话,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的表现。

“医院刚开始有20多人,现在专职工作人员70多人。每个月的人员工资、社保,加上患者的固定耗材,水、电、房租等等就需要固定支出上百万。“罗亚宁算了算账。

“我如果不从编制里的医院出来,大概就是职称升到顶头,然后熬年资,做科研,最后就是退休。”袁林天有了新的目标——分享自己的“毕生所学”,所以袁林天的口腔医院不仅是一个专科“诊所”,更是一个“培训基地”。“我去很多民营口腔看他们的儿牙科技术真的很一般,需要提升的太多了,但医生的进修门槛高,名额少,一年也就几个名额,大多还是地方基础公立机构的医生。现在我带了近200个私立口腔诊所的医生,这些人学成又要惠及多少人呀!”

李军家族:中医馆在90年代月入数万 而现在开诊所是微利

李军现在是西安雁塔甘露医院的精神科门诊办主任,曾供职于西安市未央区一家公立医院。

说起医生诊所,李军的家族算是最早尝鲜的代表。李军的父亲是一名中医副主任医师,先后在多个公立医院任职,直至上世纪90年代一次偶然的机遇下,李军的父亲受到沿海城市深圳、广州的影响,在医院工作的妻子鼓励下,决定辞职开个自己的中医馆。

这在那个年代绝对是个稀罕事,“毕竟是金饭碗,谁敢随便丢?”李军说,“当时我爸就在钟楼附近租了间房,隔壁是理发店、卖锅炉配件的,我爸的中医馆就在其中,倒也新鲜。”

“如此简陋的中医馆,患者多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军说到,“从我爸的这个事儿上,我就看出来,要出来开诊所,医术必须得好,要想每天都有很多患者,那必须名气也得高。”李军的父亲多年的执医生涯积累了很多患者,所以开诊所后有大量患者慕名而来。

“有次我爸的同行也是好友去诊所,看到那么多人,也心动了想舍了金饭碗也整个诊所。可是看到收卫生费的来和我爸‘纠缠’又瞬间打了退堂鼓。”李军提到,有些人一看诊所人多,日进斗金就很羡慕,但是殊不知一旦开起来,除了要有精益的医学技术,还有工商、税务等等日常经营问题都需要自己操心。

李军家的中医馆在90年代月入数万,而在如今,每月去掉人员等开销,剩余的钱和在其他医学院上班的同学工资相当。“没有医保定点报销,老百姓不来,有了医保报销,利润又低了很多,自己开诊所可有很大的成本。”所以,李军认为,在现在的微利时代,医生全职开门诊前可得好好算一笔账。

医生观点>>

学科研究、职称晋升

成为医生“创业”绊脚石

西安市中心医院内分泌科的主任,内分泌学科带头人田竹芳:学术无止境,不会出来开诊所

“我负责我们医院的内分泌学科发展,同时还在带学生。我觉得学术是无止境的,生命科学非常深奥,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去探索。如果我离开了医院,我认为在我的学科上的探索可能就有点困难了。老百姓都盼着大专家可以去家门口看病,但是大专家如果都做基础保健医疗了,那么以后是不是就没有人来攻克学科难点?”

记者又追问道,兼职是否可以?田竹芳补充道,“我觉得兼职更不可能,上门诊的时候,一天多的时候看80个病人,每天都要查房,还经常院内多学科会诊,周末常常还有学术会议。别说兼职了,我连本职的活都已经满负荷运转了。”

还有一些年轻的医生也表示不会辞职出去。小张刚刚升了主治医师,有很多非公医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他担心:“如果离开体制内、科研一线,是不是以后就很难晋升了?”

不愿透漏姓名的Y医生:经济压力也蛮大 希望增加一些收入

也有医生对这项政策落地透露了无限的渴望。“大家觉得医生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但是实际上我们也很无奈,我们的工资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工资考核却比外界想象的高,常常发到手上的工资也就那回事了。”不愿透漏姓名的Y医生说,自己的工资最多也就是能让家人基本正常生活,因为接父母来一起住,前两年贷款换了个3居室的房子,孩子今年高考,过几年还要结婚,其实经济压力也蛮大的,都不说自己开门诊了,如果能正大光明多点执业、兼职,从而增加一些收入,他觉得倒也不错。

西安市某三甲医院院长:优质医疗资源稀缺 医生兼职恐怕没有余力

西安市某三甲医院曾拟过一则声明,提及该院几位知名专家并不曾在外院坐诊等相关内容。而事实是那几位专家确实是在外面有出诊,每周一次,一次半天。随后医院将这几位专家分别固定在周末的门诊上。而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候,国家已出台了鼓励医生多点执业的相关政策。多点执业尚且如此,兼职开诊所可真就是在给大医院管理者“出难题”了。

有人无奈地说,现在一些医生多点执业或开兼职开门诊都好像成了“偷鸡摸狗”,似乎一旦被医院发现恐有“杀头”的结果。对此,西安市某三甲医院院长表示,不是作为医院的管理者心胸狭隘,只考虑医院的发展,实际上目前整体优质医疗资源稀缺,人的精力毕竟有限,立足本院的工作都捉襟见肘,怎么会还有余力去做兼职?

西安某公立三甲医院神经外科医生z先生:治疗都需要团队和设备 没有那么简单

“我一个外科医生开诊所,我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z先生说,“西医依据精准诊断,这意味着患者要做很多检查,这每台设备都价值千万,我得募集多少资金才能开得了这样的医院。而且不同疾病患病人数即使是逐年增加,疑难危重疾病也不是人人都会得。比如脑溢血,轻症时期患者不适来院就诊,通过多种诊断及时发现就能立即进行相关的治疗,而不管手术治疗还是介入治疗也都需要团队、设备。外科离不开手术,一台手术的背后有手术室的层流级别、消毒供应等太多问题,可没有想得那么简单。”Z先生说到这里,还提到了一个更直接的问题,如果在本职医院手术,患者没有抢救过来,家属痛苦但能接受。但是如果在“医生的诊所”,估计可能就会出现“医闹”了。

西安目前“医生诊所”:以口腔、整形、中医专科为主

通过调查,记者发现目前受大家欢迎的“医生诊所”以口腔科、中医科、正骨和整形美容科居多。有医生表示,与专科诊所遍地开花的市场供给相悖,百姓对医生诊所的需求更多在“全科”医生这个领域上。全科医生一般是以门诊形式处理常见病、多发病及一般急症的多面手。而就老百姓就诊需求而言,全科医生其实是大家基础诊疗的关键角色,也是票选出来大家最需要增加的“医生诊所”。

全科医生缺乏或是医生开办诊所的“痛点”。《西安市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实施方案》2018年底印发,《方案》提出,到2020年,城乡每万名居民将拥有2~3名合格的全科医生。就全国大数据而言,我国目前每万名居民拥有1.8个全科医生。对比庞大的需求量,仅靠政策推动,远远不能满足老百姓日常对全科医生的需求。

记者手记>>

只要医疗行为规范、合法,就值得去实践

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医生想开诊所还有很多问题他们都需要了解。例如“区域卫生规划”指标、行政审批等。就拿行政审批而言,很多医生放弃的原因是医院的“准生证”难办。其实,在2018年6月公布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医师审批工作的通知》和2019年1月公布的《关于优化社会办医医疗机构跨部门审批工作的通知》的两个文件重提到,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两证合一”。

还有年轻医生担心的职称晋升问题,其实,今年6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提出,社会办医专业技术人员与公立医疗机构专业技术人员一样同等参与职称评审,且不受岗位比例限制。

对于医生因“兼职”、“多点执业”被医院另眼相待这个情况,希望医院可以建立一个良性机制。同时,也让医生做好本职工作的情况下,可以“兼职补贴家用”。

对于外科医生而言,开诊所有些难,但是加入“医生集团”与大医院签约,是让“飞刀”合法合规的有效渠道,或许也是更适合外科医生的一种兼职方式。当然也需要医院的支持和理解,前提是做好本职工作。

但不管以上那种形式,只要医疗行为规范、合法,可以解决患者就诊需求,可以优化诊疗结构,促进老百姓健康,就值得去实践。 记者 王玮

热点新闻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