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者·正青春】宋寅:救人于危难的“最帅女机长”

央视网 2022-10-12 10:35:52

央视网消息:今天(10月11日)的《奋斗者·正青春》让我们来认识一位“最帅女机长”。她的名字叫宋寅,是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搜救教员机长,也是我国第一代女搜救机长。她和飞行队队员们长期扎根救助一线、坚守东海海疆,在一次次起飞出海救援中,践行着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初心使命。

前不久在上海高东直升机场,搜救教员机长宋寅带领机组成员进行了一场专门针对小型渔船遇险的救助吊运训练。演练中宋寅操控直升机在一个大约长宽只有3米的船头模型上空悬停,救生员通过绞车吊运的方式将遇险患病船员救上直升机。像这样定期开展的演练,是宋寅和救助飞行团队同事们的必修课。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搜救教员机长 宋寅:我觉得,每一次的训练其实和真正的实战有关联,可以从中发现问题,然后改进做得更好。在任务中可以保证自己安全,保证自己高效顺畅地去把救助做好。

2007年,交通运输部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在上海海事大学招女飞行员。向往蓝天,崇拜救援英雄的宋寅被搜救直升机飞行员这个职业吸引,立刻报名参加选拔,经过严格的体检和层层选拔,宋寅从50多个报名者中脱颖而出。

2010年,宋寅考取了中国的商用直升机驾驶员执照,经过了严苛的训练和考试,她成为中国首批女救助飞行员,十多年的时间里,宋寅在一次次的出海救援中,一步步由飞行员历练成长为教员机长,也一直践行守护着自己救人的初心。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搜救教员机长 宋寅:从我开始选择工作去报名体检,到后来进了飞行队,在二楼的窗台上看到救助飞机带着伤员回来,很激动。我觉得,自己未来也要这样。在过去的十三四年工作的时间,我一直在做这件事情。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我依然会做这件事情,守住自己的初心。

海上搜救是一项高危险系数的工作,海上船舶或者人员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突发险情,因此对于宋寅团队来说,每一次救助飞行都充满了挑战。

今年5月27日,东海救助局接到求救信息,在高东机场东北方向一海岛上,一名工程施工人员突发剧烈腹痛,并伴有呕吐,急需送医治疗。东海救助局立即指派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出动救助直升机救援。正在值班待命的“B-7357”宋寅机组接到任务后迅速响应,起飞赶赴事发地。然而当他们到达目的地,准备悬停吊运患病工人时,宋寅却发现发动机功率处在不断上升状态,这是一个异常状况。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搜救教员机长 宋寅:因为如果飞机稳定地悬停,它的功率应该保持平稳的状态,而不是逐渐升高。但是那天是越来越高,如果我们还是想保持这个高度,我们可能就会一直提总距(油门杆),让功率使用越来越大,直到它的极限。如果到达极限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功率的话,飞机就会拍下去,这样的话,人和飞机都会有危险。

经过短暂的分析,宋寅和机组判断出因为气流原因导致原有的悬停吊运点存在安全风险。她果断选择在高度更高、更远离海岛地面的位置悬停,将病人成功救上机舱,并最终安全送抵瑞金医院停机坪,交由医护人员进行处理。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副队长搜救教员机长 董恩泽:(宋寅)她作为一个女孩子,有她细腻的一方面,我们出行救助是一个团队协作的过程。机长是团队灵魂,她要对航空器的最终安全负责。

宋寅告诉记者,以往类似这样的海上救援一直存在一个痛点:只能先把伤员由海上带回直升机机场,然后用救护车转运至医院急救。然而黄金救援就是要争分夺秒,但有时道路交通状况难免拥堵,就会耽误宝贵的救治时间。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搜救教员机长 宋寅:因为有一些伤员伤情真的很严重,可能就差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直升机本身它的优势就在于快速高效、机动性强,如果能够用直升机直接转运到医院,可以大大提高伤员的救治率。

因此,怎样解决将伤员由机场到医院这救援“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是宋寅和整个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在过去五年一直努力的方向。去年12月,东海救助局与瑞金医院进行合作协议签约,标志着东海救助局上海片区海上救助直飞医院绿色通道正式建立。

参加工作14年来,宋寅执行救助任务309起,救助225名遇险人员。在她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已安全飞行6657小时,在惊涛骇浪中成功救助1646人。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搜救教员机长 宋寅:我们海上救助事业是我们党和国家播撒在海上的德政工程,我们这支队伍也是总书记提出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这个理念的忠诚践行者。我们将继续忠诚履职担当,加快推进现代化救捞体系建设,为建成海洋强国、交通强国提供支撑与保障。

打开“陕西头条”阅读剩余内容

热门评论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热评

今日要闻2022/12/06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内容
取消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