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年丨流动的中国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10-20 14:53:22

2012年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超过50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幅员辽阔,体量庞大,人口众多。

中国怎样弥补发展的短板,缩小区域的差距,消弭贫富的分化?

中国如何才能够更好地协调发展?

十年间,天堑变通途。

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高效流动。

区域发展更加协调、均衡。

一个流动的中国,充满了繁荣发展的活力。

乡土上的流动

怒江,地处中国西南边陲。

每晚七点,怒江大峡谷中的福贡县城,舞曲歌声响成一片。

然而十年前,这里的夜晚还是一片寂静。

山川阻隔,交通闭塞,困扰着世世代代的怒江人。直到四年前,当地启动易地扶贫搬迁,实现了几代人走出深山、摆脱贫困的夙愿。

不只是这里,过去十年,在中西部崇山峻岭、荒漠化严重、高原高寒等地区,我国开启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易地扶贫搬迁。

在全国,因为搬迁而新建的村子和小镇就有3.5万个,960多万贫困人口完成了搬迁,相当于给一个中等规模人口的国家搬了一次家。千百万人的命运也因此发生了改变。

十年间,山川见证了历史巨变。

远方

海拔4700m,色季拉山。

中国自主研制的硬岩掘进机“雪域先锋号”将和另一台掘进机一起,用将近七年的时间,打出一条全长37.9公里的铁路隧道。

每隔1分钟,“雪域先锋号”身上的智能物联网关,会将它的工作状态回传到千里之外的数据中心。

利用中铁工程装备的数据平台,我们收集到了十年来大型隧道掘进设备的工作情况,在地图上,逐一找到了它们的位置。横断山、念青唐古拉山、祁连山……这些工程装备所在的地方,往往就是一座座过去一直难以征服的大山。

十年间,中国人和中国制造的工程装备,突破一个个前所未有的难关,打通了天山、昆仑山、秦岭,修通了超过20000公里的隧道,其中,中西部地区就占到了近六成。

十年穿山越岭的努力,只为了一个目标,填补空白。

这是2012年的铁路网,此时,西部地区铁路建设还有大量的空白,西部的铁路网密度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3.5%。这一年,从广州向西开行的铁路,只有1条广茂线。从广州向西开行的高铁,数量为零。

这是十年之前,发生在春运时的一幕景象。

归心似箭的人们,汇流成浩浩荡荡的摩托大军,最高峰时,规模超过了100万人。而十年后,当镜头再次对准摩托大军必经之路时,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景象。

摩托大军去哪里了?2014年底开通的南广铁路也许能回答这个问题。12306票务大数据在这条线路上捕捉到了变化:从2015年开始,春运期间,广州开往广西方向的列车上,来自梧州、百色地区各县乡的乘客迅速多起来。

今天,越来越多的打工人,用这样的方式,踏上回家路,欢声笑语,见证时代的变迁。

十年间,铁路不断向中西部地区延伸,扩展。到2021年底,西部地区铁路里程突破6万公里,占到全国的40%;

公路网也在十年里不断织密织细,每一百平方公里中就有超过55公里的公路。而直接修到村口的农村公路,超过了440万公里,5万多个建制村通上了客车。

卫星从太空中也捕捉到这些变化。

以喀斯特地貌著称的贵州,近2万座各式各样的桥梁,把一个“地无三尺平”的地方变成了“高速平原”。

塔里木盆地边缘,一年半时间,戈壁中长出了一座整齐的建筑物,这是和若铁路上的一座火车站,于田站。今天,我们用2000多公里的铁路,把著名的“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包围”起来,戈壁飞沙,不再是流动的障碍。

为了让这里的葡萄和其他生鲜水果能够保鲜运输,在铁路沿线,还专门建起了一个5000吨级的大冷库。

通过对全国冷链大数据的追踪分析,我们发现了一些有趣的改变。随着中西部铁路网的不断延伸,配套物流设施的建设速度明显加快。2016年,十个西部省份,铁路周边冷库容量还只有26万吨,但是在五年的时间里,它们快速增长,到了2021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25万吨,扩大近5倍。

我们把观察的角度再放大一些,利用分布在乡村,高山中的拍摄设备捕捉到了更多的改变。

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对贫困地区的农村电网进行改造升级,800万贫困村村民因此受益。

超200万个5G基站遍布全国,村村通宽带,中国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技术领先的网络基础设施。

十年间,中西部加速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缩小了和东部地区之间的区域发展差距。更重要的是,它们和东部之间的高效联动,让协调发展逐渐变为现实。

流动带来新格局

贵阳北站,全国十大高铁枢纽之一,每天有上万人在这里乘车。

山多路少,贵阳的经济发展长期受限,人才外流严重。从2013年开始,贵阳把数据产业作为主题,培育电子信息制造业、先进装备制造业等产业。新产业不断兴起,成为吸引人口的“磁石”。

今天的贵阳,一条总长1305公里横跨三省的光缆传输通道正在修建。6个新建设好的大数据中心约400万台服务器将被它们连接,形成了中国最大的算力枢纽。

当我们来到高空视角俯瞰下去的时候,这个变化更加明显。

随着新兴产业的不断发展,贵阳的面积也在变大,我们圈出了城市明显的变化,十年间新增的人口就超过了160万,变化的还不仅仅是贵阳。

西安,城市在十年里快速发展,人也在变多。常住人口增量448.51万人,位居全国第四。就在不久前,西安刚刚完成了一次世界最大推力整体式固体火箭发动机的点火测试。现在,国内三分之一以上的航天科研单位在这里聚集。

今天,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事业首选不再只是北上广深,中西部成为他们开启梦想的新选择。

我们对全国338个城市十年来新注册市场主体数据进行了统计,过去十年,传统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两个领域,市场主体增长了4倍多。

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观察点,我们发现,过去十年,装备制造、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逐步由东部沿海地区向着内陆地区延伸,在中西部形成新的产业集群。

产业集群的新布局,带来的是人口的聚集和城市的扩张。

一个个新的城市群在中西部悄然崛起。

今天,流动的速度前所未有地加快,这为千千万万试图改变命运的个体提供机遇,也在不断重塑经济版图。

当夜晚来临时,这一切,通过遥感卫星捕捉到的灯光图可以看得更为清晰。

利用中国科学院夜光遥感数据分析系统,我们看到了这些地方十年来的变化。

夜光图里有过往的努力,也承载未来的希望。

是区域间的深度连结,也是不同板块之间的鸿沟弥合。

是人与物的畅通其流,也是信息的交汇融合。

这是比时间和空间更辽阔的流动。

这就是今天的中国,发展更加协调的中国。

打开“陕西头条”阅读剩余内容

热门评论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热评

今日要闻2022/12/02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内容
取消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