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年丨美丽的中国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10-20 18:11:49

2022年的一天,我们根据环境监测卫星数据,还原了中国大气情况,山地、平原清晰可见。把时间拉回到十年前,很多地方被一层灰色笼罩。灰色就是卫星看到的雾霾的样子,颜色越深代表浓度越高。

2013年,全国有74个城市能够监测空气污染浓度。最为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一年中超过10个月被雾霾困扰。

我们在网上对2013年雾霾情况进行搜索,发现了一家媒体的民意调查,全国31个省(区、市)、6913名受访者中,超过九成的人感觉空气污染影响了自己的生活,超过八成的人希望政府尽快采取行动。

环境之痛,如何化解,绿色发展又给中国带来哪些改变?

迫在眉睫

我们对有环境卫星监测后18年来的雾霾数据进行分析,画出了京津冀地区雾霾年均浓度的变化曲线。2004年到2013年,PM2.5浓度持续停留在高位。

我们找到了2013年1月《新闻联播》头条播出的一条深度报道《下一次雾霾离我们有多远》。

时任中国绿色发展报告课题组专家 林永生:京津冀三地的钢铁产量,约占全国总产能的近30%,如果我们加上辽宁和山东、环渤海五省市的话,它们的钢铁产量接近全国的50%,必然产生大量的废气排放。

雾霾来袭,根子则在于过去长期以来形成的粗放的发展方式。

2004年以来,京津冀及周边28座城市的水泥和钢材产量虽有调整,但总体上涨。我们发现,同时期的PM2.5浓度,在2013年之后快速下降。产能在增长,雾霾却在减退,这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3年被称为“大气十条”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全面实施,中国作为全球第一个大规模开展PM2.5治理的发展中国家,向大气污染全面宣战。钢铁行业刀刃向内,转变粗放的生产方式。

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于利峰:压减的这部分产能,实际都是我们当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正在生产的,而且很挣钱的这些项目,都要拆掉,来进行环保装备的升级。

这一减一增,带来的改变,在卫星拍摄的图片上,呈现了出来。十年前的厂区,被一层铅灰色的尘雾笼罩。而到了2021年3月,厂区、厂房、配套设施,清晰可见。与2012年相比,2021年企业的营业收入增长了248%,污染排放却减少了90%。十年来,全国229家钢铁企业、6.2亿吨粗钢产能完成或正在实施超低排放改造,钢铁、水泥、建材等传统产业,基本建立了绿色制造体系。

巨人转身,还出碧水蓝天的同时,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也在加速变革。

不断上升的光柱,是十年间全国各地不断增长的风电、光伏发电装机。曾经雾霾严重的华北地区超过了西北,增长最多,十年增长超过4倍。十年间,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从弱到强,装机、发电量都稳居世界第一,如今,我们用的每3度电中,几乎就有1度是清洁电能。470多万次,这是目前全国每天新能源车的充电次数,是2016年的100倍,2021年,全球新增的新能源车,超过一半在中国,我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车市场,绿色低碳出行从时尚变成了人们的习惯。

十年间,我们用越来越少、越来越清洁的能源,支撑了更高质量的经济发展。我国经济总量从53.86万亿元跃升到了114万亿元,翻了一倍还多。而产生每1万元生产总值所消耗的能源量却逐年递减,累计下降了26.2%。

我们把2021年全国339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公布的优良天数进行了整理,发现每个城市的蓝天数比2015年平均增加了39天。百度搜索指数显示,2018年以后,“雾霾”一词的搜索频次和热度都在双双下降。

如今,空气好了,看星星成了生活中的小确幸。在旅游平台上,截至2022年7月,星空酒店与民宿的整体数量已经比2013年增长10倍多。

进退之间

卫星记录下的中国,变化无处不在。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研究人员分析对比十年的卫星数据,还原了黄河沿线的生态变化,这条绿色草地与黄色沙漠之间的交界线,被称为“黄河绿线”。十年间,绿进沙退,绿线一点点向西挺进,最远已推进150公里。

从空中俯瞰下去,我们捕捉到一个个巨大的圆形。这些直径长达400米的绿色明珠,锁住黄沙,成为磴口县饲养奶牛的生态草场。乌兰布和沙漠位于黄河中游,是黄河泥沙的主要来源之一。与其相连的磴口县,沙地面积占到全县总面积的68.3%。种草养牛在这里曾是天方夜谭。

乌汉图是土生土长的磴口人,过去他只能外出打工。2013年开始,国家加快沙区治理保护,大力推动沙产业发展,各地也出台了多项优惠举措,盘活沙地资源,带动周边牧民致富。乌汉图很快回到家乡,吸引他的是一种叫梭梭的植物。

梭梭不仅能防风固沙、改善土地沙化,其根部寄生的肉苁蓉还是名贵中药材。这里,干燥的气候和纯净的沙床,能为奶牛提供天然的疫病隔离屏障。现在,梭梭、乔木、花棒组成的防风固沙林,也保护了牧草的顺利生长。

十年间,这个小县城沙地生态系统不断改善,46万亩乌兰布和沙漠披上了绿装。沿着这条绿线,我们继续寻找黄河流域的变化。无定河——黄河的一级支流,穿过毛乌素沙地,十年间,绿色在河道两岸蔓延开来,黄色的沙地退去,河岸变得更加开阔。再逆流而上,来看黄河上游,四川若尔盖高原湿地——黄河重要的水源涵养区,近三成的黄河水源自这里。持续进行的保护和修复工程筑牢了生态屏障,沼泽地里不断增加的水生植物紧紧锁住水分。十年间,若尔盖的主要湖泊花湖,面积扩大了两倍,水位提高了50多厘米,周边湿地、沼泽面积增加了892公顷。

2.68万平方公里,是十年来黄河流域治理水土流失的面积,这相当于4个多上海的面积。不断增长的生态绿线,锁住了黄河流域更多的水土,平均每年减少3亿到5亿吨泥沙,十年下来可以填满约2.6万个“水立方”。壶口瀑布流淌的黄河水,颜色也在这十年逐渐改变。黄河沿线绿色在增加,我们的另一条母亲河长江,十年间又经历了什么样的改变?

这是2013年6月,上海附近的长江干流入海口,水质遥感监测还原出了水质状况,黄色越重说明污染越重。这是2021年的同一天,同一角度,黄色褪去,水质明显变好了。我们对生态环境部发布的长江工业污染排放数据进行分析整理,找出了主要污染物化学需氧量和氨氮近十年的排放量,形成了这样的走势曲线,2015年开始快速下降,如今排放量只有十年前的一成左右。

我们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示数据中,筛选出长江流域36座城市化工企业十年的登记数据21万条。对它们进行分析,提取了每一家化工厂的地理信息,还原到这张长江全流域图上,每一个点就是一家化工厂。我们选择化工厂集中的城市进行观察,江边3公里的化工厂,都有所减少。整个长江全流域,十年减少了四分之一。我们将另外一组企业数据同样还原到长江流域图上,却发现十年增加了近一倍,这每一个点就是一家城市污水处理厂。安徽芜湖变化最大,污水处理厂由3座增加到了8座。这一条条生长的线段,是芜湖市十年间不断延伸的污水管线,连起来有1195.67公里,比十年前增加了1.6倍,已覆盖全部城区。

我们用特殊拍摄视角进入管道,观察污水的处理过程。经过处理,生活污水已达到国家排放标准,但它没有入江,而是来到这个湿地公园,让快速生长的水生植物吸掉它剩下的污染物。3.5天后,水质已经达到了地表水四类标准,流进城市内河,稀释浓度后再入长江。如今,芜湖全市95.7%收集后的生活污水,实现了处理后排放。这样的改变在长江沿线36座城市都在上演。在这一减一增间,长江优质水断面连年上升,从2012年的86.2%上升到2021年的97.1%,基本实现了全流域水质优良。

水清了,鱼也回来了。科研人员跟踪研究了这十年来长江鱼类的回归情况。在干流多个区域发现了曾经消失了的刀鲚、长江鲟、胭脂鱼等鱼种。水清岸绿,鱼翔浅底,生态状况逆转的母亲河正在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永续发展

雾霾灰线的减退、江河绿线的增加,让碧水蓝天回来了。十年间,还有一条线,改变着我们的生态系统。

红树林,长在海水中的“海岸卫士”,被誉为“海洋绿肺”,也是珍稀濒危水禽的重要栖息地。我们通过高分卫星拍到的照片进行大数据计算,还原了广西北部湾沿岸这片红树林十年的变化,2016年是个分水岭,红树林保护区面积开始加速扩大,到现在扩大近一倍,红树林逐渐铺满了原本裸露的土地。这变化的背后,是一条条红线在发挥作用。

用红线保护起来的不仅仅是红树林,过去十年,红线圈起了一个个新增的自然保护地,大熊猫、三江源、东北虎豹等5处国家公园圈了进来;14处世界地质公园、首批39处国家草原自然公园也圈了进来,如今,9195处自然保护地被一条条红线保护了起来。不断增加的红线,拦住了人们对自然的过度侵扰,还自然以空间。

太空中的卫星,记录了青海湖畔这场沙与水的“进退角逐”。从上世纪70年代起,“沙进水退”持续了近四十年,沙地将青海湖分离出了子湖。而从2012年起,这里的地表形态开始了“沙退水进”的大转折。如今,子湖又与大湖体连在了一起,地表已恢复为40多年前的状态。

这十年,和谐共生不只有对人类透支自然的限制,更有人类保护自然的积极参与。浙江丽水,一条瓯江顺着高山、沿着丘陵、绕着梯田与城市,一路奔向东海。借助卫星,我们对这里的生态系统进行持续观察,发现了这样的变化。这是2012年6月的云和下垟村,村子被梯田环绕,拉近距离再看,杂草丛生,田埂坍塌,大片梯田被撂荒。这是2022年6月,同样一块梯田,杂草消失了,田埂清晰了,整片梯田,生机勃勃。

我们转换一下视角,通过航拍扫描技术生成的三维模型,探寻它焕发生机的秘密。山泉水经过不断修复的80多条水渠,一层层流淌在梯田间,梯田里,鱼、螺、虫自由生长,鱼的粪便成了肥料,也滋养了梯田。穿过层层梯田的水就像经过一个大自然的净化器,依旧清澈。这样自然的循环,让梯田活了。

繁茂的植被在恢复,多样的物种在回归。瓯江源头,百山祖国家公园封山育林、涵养水源,曾经仅有三株的国宝百山祖冷杉,成功野外繁殖4000余株,森林生态系统正在加速修复。源头活水注入瓯江中段的湿地公园,珍稀鸟类成为越冬常客,大批萤火虫在这里聚集栖息。瓯江岸边3000多处废弃矿山,在自然复绿和工程治理中重获新生。60多个一体化生态修复工程,散布在瓯江沿线,看似独立,实则互相作用,用自然的方式修复自然,一个生机勃勃、完整统一的生态系统正在瓯江全流域加速形成。

十年间,中国大地上的一个个生态疮疤,一点点被抚平。曾经遍地滩涂、盐碱地的江苏盐城,筑起了万亩绿色屏障;有着百年开采历史的安徽马鞍山凹山露天铁矿,历经注水填坑,形成了一颗圆形的“蓝宝石”。如今,90%的陆地生态系统类型和85%的重点野生动物种群得到有效保护。

十年间,发现并收录到《中国生物物种名录》的物种12.8万个,比2011年上升近一倍。300多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群恢复性增长。大熊猫、藏羚羊野外种群增加明显,从“濒危”降为了“易危”,被誉为“东方宝石”的朱鹮增加到了5000多只,曾经野外消失的麋鹿总数突破8000只。

十年间,中国人用双手种出了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多和人工造林面积最大的非凡成就。十年种的树、植的草如果放到一起,可以填满整个东北三省。

今天的中国,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共建绿色家园、共享生态之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留下生态根基。

打开“陕西头条”阅读剩余内容

热门评论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热评

今日要闻2022/12/02

打开“陕西头条”查看更多内容
取消
确认